Johnlock每日更新,长期试图写文的假写手,间歇抽风的思想家。

猜不到结局系列hhhhh


像木勺搅拌着格拉格甜酒,维克多的目光陷在黏糊糊的黑暗里失焦了。他醒来有一会儿,试图弄清楚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头却剧痛不已。他用手背抹了一把头上的滑腻,却看不清鲜艳的殷红——老天但愿那只是井底潮湿的苔藓。

哦,井底。他想起来一些。

“向前走啊,维克多。”女孩说。他未到过这样远的地方去玩耍,却没敢说“不”。维克多觉得女孩能看穿他心中的一切,包括那点没来由的畏惧,他明明还大她一岁呢。维克多也从不敢跟女孩说很多的话,她的回答总不像其他同龄人那般容易理解,甚至有些奇怪。"Your poor funny little head."有一次女孩这样嘲笑她。维克多至今也确不准这算不算一种嘲笑,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神情,不屑毫无修饰得露骨,好像自己是比尘埃还要渺小的什么。对于未知的惧怕令他印象深刻。那感觉就像交不出作业的孩子面对老师的难堪和瑟缩,手无寸铁的雏鸡面对巨鹰的惊恐和无助。到底那瞬间维克多明白了一件事,她不仅是个小自己一岁的女孩儿,绝不仅此而已。于是维克多应了女孩的催促,向林子更深处走去了。

女孩眼里是维克多不曾来得及读懂的东西,清晰平静的厌恶。她蹦跳着的一双马尾辫使整个人都看上去那样伶俐可爱又无邪纯真。她小小的肩膀甚至让维克多这样大的男孩子都产生了保护和爱惜的欲望。她笑着招呼他过去,意识到能充分又完美地利用自身优势而显得兴致盎然。维克多被领着绕过一棵棵落叶的杉树,一座座坍塌的小木桥,像是去寻找有趣的宝藏。不巧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敏锐的第六感告诉他一切都开始不对劲了,且全部来源于身边这个曾看似无害的女孩。

使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她是这么想的。维克多压根不会明白那些在女孩心中一点点积攒起来的嫉妒和怨怒。他从不费劲去烦劳自己的每一块肌肉如何运作,自然不懂得作为一个天才离群的孤独。并缺友情和亲情的女孩干脆放纵自己独占哥哥的畸形欲望,精心谋划一起失踪案把哥哥最好的朋友溺死在一口深井中,顺便让他的亲生父母葬身火海,尽管维克多此时一无所知。

“向下看啊,维克多。”女孩又说。维克多犹豫地剥落井口的枯叶,深棕色的叶脉粘在粗糙的石头上,遗憾窸窣的声响盖不过女孩几乎是轻柔的命令,不容半点违抗。维克多想说自己肚子痛,还是快点折回的好。女孩的声音从身体由内向外震荡开来,将生硬的理由打散在空气中,如此的精神施压快让他喘不过来气。照做吧,维克多迷迷糊糊地想着,踮起脚向下看去。

只见井底几个狰狞的大字:
.
.
.
.
.
.
.
欢迎加入221B催产中心!!门牌号528864417
咳咳咳不要打我,这只是一个正儿八经(划掉)的帮扩XD欢迎各路小可爱来加入嘿嘿嘿
话说这篇小文算是一个梦梗。。假期会补掉放完整版,有人想看吗..💙💙

评论(3)
热度(11)

© 爱吃卷毛糖的薄荷猫 | Powered by LOFTER